據參考消息6月10日報道,日本麻生內閣時官房副長官、第一次安倍內閣外務副大臣淺野勝人日前接受共同社專訪,就日中關係談了自己的看法。淺野披露了日中有關《和平友好條約》談判過程中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主張兩國應“學習歷史、糾正今天、貢獻於未來”,領導人應回到《和平友好條約》精神的原點,無條件地舉行首腦會談,主導宏觀的日中關係大方向。以下是淺野講述的主要內容。
  日中兩國因歷史認識上的分歧而反目,長期以來為此反覆爭執,在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本報註)問題上,日本、中國大陸、臺灣都各自主張是自己的,僵持不下。必須斷然終止這樣的惡性循環,向前邁進。如果不這樣做,日中關係的改善和穩定不可能實現。
  1978年我見證了日中就簽署和平友好條約進行的談判,當時的首相福田赳夫派外相園田直訪問中國,我作為日本廣播協會政治記者隨行,錶面上怎麼處理有關霸權的條款是最大難題,而實際上園田直是帶著如何處理尖閣問題的任務訪華的。雙方經過4天的會談達成了共識,談判時並沒有提到尖閣問題,因為如果提到尖閣主權的話,談判本身有可能破裂。會談結束後,園田直和鄧小平近距離交談時,園田直說“還有一件事,我作為外務大臣如果不提的話就無法回日本”,鄧小平回應道,明白、明白,所以我一直在認真聽你說話,那個問題就像至今為止那樣,20年或者30年先放在一邊吧。園田直聽了這話,緊張的心情終於放鬆下來,感激地用力按了下鄧小平的肩頭,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閣下您不用再多說了”———兩人都是一流政治家,有些問題不需要明說。因為是談判結束後的交談,會議記錄里當然沒有,這些細節是園田直本人告訴我的。
  學習過去就是要學習當時兩國政治家的智慧,包括兩國首腦都是有著相互理解的,因而成功簽署了條約。當時並未公開某些細節,這是極為高明的政治判斷。關於“擱置”尖閣問題,現在有人誤解為擱置的是主權問題,實際上無論中國還是日本都不可能擱置國家主權,真正的意思是擱置有關的爭論,優先簽訂和平友好條約,逐漸建立起各種信賴關係,進行廣泛溝通,慢慢摸索各種問題的解決方式。在這點上,鄧小平和園田直是具體繼承了田中角榮和周恩來推動兩國實現邦交正常化時的路線,這樣的歷史我們需要學習。
  遺憾的是,現今的政治家缺少這樣的智慧,把過去的珍貴歷史用作爭執的材料,結果是兩國關係不斷惡化。日本政府主張尖閣不存在主權爭議是有違當初的原則的,全世界都知道日中的主張存在分歧,單方面推行自己的想法是行不通的,美國也不會支持。現在情況變得一團糟,再次擱置也很難,所以應當承認存在不同見解,並設置專家會議一起探討尖閣問題,哪怕研究個10年20年,而在這期間兩國之間一定是和平狀態。
  我認為兩國首腦作為“家長”不要拘泥於某個具體問題,考慮的應是宏觀的兩國關係,無條件地回到簽署和平友好條約時的精神,無條件地舉行領導人會談,主導日中關係的大方向。而尖閣不過是很多具體問題中的一個而已,此外諸如經濟問題、知識產權等具體事項應由各領域的專家去探討。如果因為一個無人小島發生戰爭,只能證明參與的各方都很愚蠢,美國也不想卷入此類戰爭。?
創作者介紹

Newton Faulkner

iv38ivzj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